胡安·比森特·戈麦斯

编辑:画像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12 11:33:28
编辑 锁定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查孔(英语:Juan Vicente Gómez Chacón,西班牙语:Juan Vicente Gómez Chacón;1857.07.24—1935.12.17),委内瑞拉政治家、军事家、独裁者。1857年出生于塔奇拉州穆尔拉镇一个贫困家庭,早年并未接受教育,19世纪80年代从事畜牧业致富,1886年结识西普里亚诺·卡斯特罗·鲁伊斯,后随卡斯特罗于1899年共同夺权委内瑞拉政权。
1900年戈麦斯任塔奇拉州州长,1903年任第一副总统,1908年发动政变推翻卡斯特罗夺权,开始了长达27年的独裁统治。戈麦斯在他统治期间于1908年至1913年、1922年至1929年、1931年至1935年三度担任委内瑞拉总统,即使离职期间他也依旧掌握实权。在他掌权期间委内瑞拉现代化建设迅速推进,经济得到发展。1935年卒于阿拉瓜州
中文名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查孔
外文名
Juan Vicente Gómez Chacón
别    名
鲶鱼  安第斯山暴君  可赞的人
国    籍
委内瑞拉
民    族
克里奥尔人
出生地
委内瑞拉塔奇拉州穆尔拉镇
出生日期
1857年7月24日
逝世日期
1935年12月17日
职    业
政治家、军事家、总统
主要成就
三次担任委内瑞拉总统,累计统治委内瑞拉27年
任内出现“石油繁荣”
委内瑞拉经济得到发展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人物生平

编辑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早年经历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查孔,1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查孔(1899年)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查孔(1899年)
857年出生于委内瑞拉塔奇拉州穆尔拉镇的一个贫困的印欧混血人农民家庭,戈麦斯是家中12个孩子之一,他因为家境贫穷而没有受过正规教育,1875年时他的父亲当选为塔奇拉州市政理事会主席,1883年父亲去世,之后戈麦斯开始从事畜牧业并由此致富。[1] 
戈麦斯1886年结识了西普里亚诺·卡斯特罗·鲁伊斯,他日后成为卡斯特罗的伙伴和副手。卡斯特罗1888年成为塔奇拉州州长,但在1892年因为中央政府被推翻而辞去州长职务,随后流亡哥伦比亚,戈麦斯跟随卡斯特罗前往哥伦比亚,两人一待就是7年,期间两人共同筹备军火和粮草,试图组织强大的私人军队,卡斯特罗和戈麦斯1899年共同率军反攻回委内瑞拉,刚开始时这支队伍算上戈麦斯和卡斯特罗仅有60人,10月22日这支部队成功进军加拉加斯,而此时这支队伍的人数已超过2000人。卡斯特罗在攻占加拉加斯后成为总统,戈麦斯则被任命为联邦区的临时行政长官。[1] 
戈麦斯1900年起担任塔奇拉州州长,次年前往加拉加斯参加制宪会议。1902年委内瑞拉国内爆发自由主义者的起义,起义队伍达16000人,并获得纽约贝穆德斯公司的支持,此时戈麦斯被卡斯特罗总统任命为武装部队总司令,负责镇压自由主义者的起义,他1902年7月从加拉加斯出发,1903年5月在巴基西梅托击败盘踞在西北部的叛军,当年7月在东部玻利瓦尔城彻底击溃叛军,结束了委内瑞拉内战,随后戈麦斯被任命为第一副总统。[1]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政变夺权

随着戈麦斯地位的不断攀升,他和昔日盟友卡斯特罗的裂痕逐步加深,卡斯特罗在戈麦斯平叛胜利后,常常试探他有无夺权的野心,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站立者)和卡斯特罗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站立者)和卡斯特罗
但戈麦斯在卡斯特罗掌权期间从未表现出他对权力的野心。[2] 
1908年11月,卡斯特罗前往德国疗养肾病。当年12月19日,戈麦斯抓住机会发动军事政变,他经过几个精心策划的步骤和军队调动,成功推翻了卡斯特罗的统治,戈麦斯制定了名为“复兴”的政策,其口号是“和平、团结与工作”。他向国际社会表态,声明他的政府将践行委内瑞拉所作的承诺,从而获得了外交承认和国际支持。
美国、法国、荷兰在戈麦斯夺权后表示承认戈麦斯政府,而在卡斯特罗试图返回委内瑞拉讨伐戈麦斯时,美国总统威廉·霍华德·塔夫脱命令一艘美国战舰开赴委内瑞拉保护戈麦斯的安全。戈麦斯在上台初期,也践行了他所作的部分承诺,如释放政治犯、停止迫害自由主义者、实行言论自由等。[2]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独裁统治

1908年12月19日,戈麦斯正式担任委内瑞拉总统,从此他开始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总统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总统
实行长达27年的独裁统治。戈麦斯的上台标志着地方考迪罗时代的终结。1908年—1935年,戈麦斯把持着实质上的绝对权力,他担任军队总司令并三次担任总统(1908年~1913年,1922年~1929年,1931年~1935年),戈麦斯始终手握军队的总指挥权,即使在不担任总统时期,他也以军队总司令名义控制政局。在这27年当中,戈麦斯任人唯亲,他的亲友和亲信都身居要职。议会成为他的工具,经他授意先后在1908年1910年、1914年、1921年、1929年和1931年颁布了6部宪法。司法部把他的意志强加于法院,法院形同虚设。戈麦斯打击异己,消灭地方军阀势力和左翼势力,禁止政党和工会活动,镇压进步力量,1919年戈麦斯下令取消考迪罗制度,进一步加强了国家军队和个人的独裁。他组建了一支组织严密、装备精良的军队和秘密警察——圣堂警卫,凭借手中的军队和秘密警察圣堂警卫,戈麦斯残酷镇压反对派,把成千上万的人投入监狱,大批人被处死和流放。[3]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一战期间

1914年7月28日,奥匈帝国塞尔维亚王国宣战,宣战经电报发出,开启了史称“大战”(1939年后改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火,交战双方是同盟国(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奥斯曼帝国保加利亚)和协约国(法国俄罗斯帝国英国意大利王国美国等)。在当时拉丁美洲20个共和国中,有8个最终向同盟国宣战,5个与同盟国断绝外交关系,还有7个宣布中立。换言之,略过半数的拉美国家以某种官方形式表达了与美国和协约国团结一致的支持立场。在8个宣战国家中,只有巴西古巴积极参与了这场全球大战。[4] 
在整个一战时期(1914~1918),委内瑞拉政府奉行的都是严格中立政策。这一外交政策主要基于两点考量。首先,戈麦斯担心委内瑞拉提供任何军事支持都将削弱他在国内的统治力量,可能引发革命。其次,委内瑞拉害怕别国干涉。如果站在协约国一边,德国就很有可能对委内瑞拉采取行动;另一方面,如果与德国联手,不难想象协约国会推翻戈麦斯,以支持他们的政府来取而代之。[4]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将军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将军
所以,对委内瑞拉政府而言,在一条狭窄且时时危机四伏的中立道路上前行就成了非常重要的大事。对委内瑞拉来说,中立显然是民族必然的选择,对戈麦斯而言,中立则是保住权力的正当手段。有鉴于此,委内瑞拉反复重申其中立政策,清清楚楚地列明该国在这方面的责任和义务。事实上,委内瑞拉政府还曾提议组建一个中立国代表大会,考虑中立国在现代战争中的权利和责任,随后将大会的结论提交给一个由所有国家参与的协商会,把这些结论加入国际法,以作为未来和平的有效保障。[4] 
戈麦斯在一战期间承受着财政上的压力,这种压力可以从委内瑞拉和美国关系中得见端倪,尤其是美国与德国断绝外交关系的时期。委内瑞拉境内的德国侨民——也包括某些本地人——对这一点的感受则更深刻,因为德国公民和其同情者无法参军支持德国,那就必须采取措施防止协约国的支持为协约国作战。为此,委内瑞拉颁布一条法令,宣布加入交战国军队的委内瑞拉公民将自动放弃他们享有的外交保护,这条法令实质上是针对协约国的,因为他们握有制海权,任何委内瑞拉人都无法前往德国。[4] 
尽管委内瑞拉保持中立,但戈麦斯发现德国政体的精神及实践甚得其心,值得效仿。托马斯·鲁尔克在他所著的戈麦斯传记中指出,战争爆发后,委内瑞拉独裁者戈麦斯的制服都变得充满德意志风格,且有照片为证:照片上的戈麦斯戴着德式的尖顶盔普鲁士军盔,佩着剑,蓄着类似德意志皇帝的前突胡髭。虽然戈麦斯个人是很明显的亲德派,但其政府成员并不全都支持德国的立场,有很多官员还坚定地倡议支持美国、与美国交好。[4]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政局动荡

戈麦斯从1908年上台起,一方面加强了军事独裁
戈麦斯和他的国防部长洛佩斯 戈麦斯和他的国防部长洛佩斯
,另一方面削弱地方军阀势力,加强了中央集权,1919年结束了委内瑞拉长期存在的考迪罗主义。尽管戈麦斯能凭借武力和威吓维持国家内部安定,但他掌权27年间还是发生了20多起武装叛乱,1923年他的弟弟克里索斯托莫·戈麦斯在总统府观花宫内被杀害,随后戈麦斯总统宣布关闭观花宫。此外,戈麦斯掌权时期还发生了多起学生抗议活动,其中1912年、1917年、1921年和1928年的抗议活动最为突出(1912年学生运动后戈麦斯宣布关闭委内瑞拉中央大学达10年之久,1928年学生运动被视为委内瑞拉近现代史的分水岭)。[5]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学生运动

1928年2月,在1910年墨西哥革命和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等成功反抗极权主义的革命影响下,委内瑞拉中央大学学生举行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学生领袖们试图通过一场运动推翻戈麦斯的统治。抗议事件起因是中央大学的3名学生因公开发表反对政府的言论而被逮捕。中央大学的学生
骑在马上的胡安·比森特·戈麦斯 骑在马上的胡安·比森特·戈麦斯
们要求政府释放被抓捕的3名学生,为了表示抗议,其他学校学生也加入了示威队伍。戈麦斯命令警察部队封锁大学,包围在校学生,用武力驱散示威队伍,打死打伤多人,并逮捕200多名学生。一些爱国青年军官和士兵同情和支持学生的抗议活动,与学生们一起冲入并占领总统府。戈麦斯派军队严厉镇压起义,逮捕大批学生,并再次关闭中央大学。许多学生领袖死于狱中,一些人流亡国外,这些学生领袖们被称为“1928一代”,流亡国外的学生领袖包括罗慕洛·埃内斯托·贝坦科尔特·贝略(委内瑞拉民主行动党创始人之一,1945年~1948年任革命执政委员会主席,1959~1964年任委内瑞拉总统)、劳尔·莱昂尼·奥特罗(1964~1969年任委内瑞拉总统)、霍维托·比利亚尔瓦(民主共和联盟创始人)、埃洛伊·安德烈斯·布兰科(民主行动党创始人之一)等。[5]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晚年离世

1935年12月17日,戈麦斯在委内瑞拉阿拉瓜州马拉凯离世,享年79岁。他逝世时大部分委内瑞拉人都不敢相信,直到报纸刊登了戈麦斯躺在灵柩中的遗照,兴高采烈的委内瑞拉人才敢聚在一起高呼“鲶鱼死了”。戈麦斯的逝世标志着委内瑞拉长达百年的考迪罗统治时代的结束和现代化时期的开始。[6]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为政举措

编辑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石油繁荣

戈麦斯掌权期间,见证了委内瑞拉经济的扩张。他执政伊始,咖啡出口猛增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将军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将军
,为国家带来了大量的财政收入,后来石油开采业开始随着外国资本的渗入而兴起,1909年和1910年,英国人杰·瓦加斯和美国沥青公司分别在苏利亚州和瓜诺科地区获得石油开采权。1911年,英荷壳牌石油公司与委内瑞拉签订为期10年的石油开采合同。1914年2月,该公司在马拉开波湖东南部发现了梅内格兰德油田,开凿了苏马克1号井,这是委内瑞拉的第一口油井。1917年,壳牌公司在马拉开波地区铺设了第一条输油管,将梅内格兰德油田同新建的圣隆索炼油厂相连接。当年,委内瑞拉石油日产量达332桶并开始出口。1919年英荷壳牌石油公司正式在委内瑞拉成立分公司——委内瑞拉壳牌石油公司。1922年,该公司在马拉开波湖岸的拉罗萨油田洛斯巴罗索斯第二号油井发生井喷,10天内,日喷原油10万多桶。从此,外国资本大量涌入委内瑞拉。由于委内瑞拉政府允许将油田租让,外国公司取得大片租让地,在委内瑞拉的外国石油公司多达73家,承租土地3000万公顷,美英两国垄断了委内瑞拉大部分石油租让地。美国公司占据马拉开波湖东部油田,英荷壳牌石油公司经营西部油田。后来,美国势力扩大,在委内瑞拉的石油租让地中,美国拥有80%,英荷壳牌公司只拥有20%;在委内瑞拉的外国资本迅速增加,美国资本从1912年的300万美元增加到1.615亿美元,英荷资本从1912年的4135万美元增加到1929年的9214万美元。[7] 
从1917年起,石油开始给委内瑞拉政府创造出这个南美国家前所未闻的大量财富,当年国会通过《证券交易法》,戈麦斯开始鼓励外国投资﹐他改善与邻国和西方国家的关系,扩大对外贸易,并极力维护本国的利益﹐使石油工业得到迅速发展。石油出口不断增加,按每桶石油135公斤计算,1920~1921年度,委内瑞拉出口石油约75万桶(约10.1万吨),价值500万玻利瓦尔;1925年,委内瑞拉石油出口值超过咖啡,1926年石油出口3700万桶(约500万吨),1928年出口约1亿桶石油(约1350万吨),1929~1930年度,出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的雕像(位于马拉凯)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的雕像(位于马拉凯)
口石油升至约1.5亿桶(约2011.2万吨),价值6.199亿玻利瓦尔,委内瑞拉石油产量与日剧增,石油业逐渐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1928年委内瑞拉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出口国和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石油生产国。由于石油工业的发展,以及咖啡增产和价格提高,国家收入显著增加。随着经济的繁荣,戈麦斯开始实施公共工程建设计划,并开始偿还外债,1930年他偿清了委内瑞拉政府全部的外债。城市中产阶级队伍得到壮大,同时戈麦斯利用石油所带来的收入整顿委内瑞拉军队,将其转为一支由塔奇拉人为主导的武装力量。由此一来,军队成为戈麦斯把持权力的工具。[7] 
戈麦斯这一时期的部分举措使国家得到一些发展,但他的统治时期为高压政体,而该政体又积极利用新发现的石油资源,因此戈麦斯掌权时期也被称为“石油独裁”。戈麦斯政府授予石油开采企业无限制的优惠政策,而石油和咖啡生产繁荣的受益者是戈麦斯、军
1930年开始使用的委内瑞拉国旗 1930年开始使用的委内瑞拉国旗
队和大土地所有者。他们把国家资源当作私产一般享用,戈麦斯个人的财富不断增加,成为南美洲最大的富翁之一,过着极其奢华的生活。而对于大部分委内瑞拉人来说,资本密集型的石油工业的发展,意味着就业机会的减少,石油工业的发展没有给人们带来更高收入和更高的生活水平,食品价格的上升造成农业衰退、进口增加、通货膨胀和实际工资下降。戈麦斯政府没有把石油收入投入到劳动密集型的农业,也未用于促进小型工业的发展,这一时期教育和医疗获得的改善也十分有限,戈麦斯的所作所为,日益引起委内瑞拉人民的不满。[8]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经济变化

戈麦斯掌权伊始,委内瑞拉是一个以出口初级农产品为主的农业国,主要的出口产品是咖啡,1908年~1914年,委内瑞拉每年收获咖啡超过100万袋,是除巴西之外收获咖啡最多的国家,至1920年代初,咖啡种植面积和出口量始终在不断扩大,采矿业也成为委内瑞拉的重要经济部门,1920~1921年,由于世界经济危机爆发,咖啡和可可价格大幅下降,委内瑞拉农产品出口受到严重影响,1920~1921年度农业出口值与1918~1919年度相比下降46.7%。同期,咖啡出口量从1014408袋(60公斤装)降至622464袋,出口总值从11510万玻利瓦尔骤降至4540万玻利瓦尔。在农业衰落的同时,委内瑞拉石油工业逐渐发展起来。1926年,
晚年的戈麦斯总统 晚年的戈麦斯总统
石油出口总值已超过农业出口值,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部门。石油产量从1920~1921年度的10.1万吨增加到1929~1930年度的2011.2万吨,出口值从500万玻利瓦尔猛增到6.199亿玻利瓦尔。1929~1933年,资本主义发展史上空前严重的世界经济危机爆发,资本主义世界遭受价值2500亿美元的损失。这次危机对委内瑞拉的经济也造成了严重破坏,出口总值从1929~1930年度的7.428亿玻利瓦尔降至1932~1933年度的5.849亿玻利瓦尔。石油出口值从1929~1930年度的6.199亿玻利瓦尔降至1932~1933年度的5.047亿玻利瓦尔。农业出口值从1929~1930年度的1.229亿玻利瓦尔降至1934~1935年度的5560万玻利瓦尔。世界经济危机过后,委内瑞拉经济逐渐复苏,并开始了工业化进程。[9]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社会建设

戈麦斯掌权时期,利用石油和咖啡所带来的丰厚收入进行了广泛的社会建设,1909年规定美丽黄钟花树为国树,并宣布每年的5月15日是国树日,1910年委内瑞拉军事学院正式运转,并请来外国教官任教,同年7月29日,在圣弗朗西斯科街角上建成新的国家图书馆,1911年成立了国家卫生局,1920年12月10日,在法国farman公司参与、合作下,戴维·洛佩斯·恩里克上校在马拉凯创建了委内瑞拉空军军事学院。委内瑞拉请来了法国的教官和技术人员,并从法国购买军用航空物资。当年,首批使用的飞机是caudronG—3单发动飞机。1922年改用双发动水上飞机。委内瑞拉政府在陆军中设立了陆军航空兵,后来陆军航空兵成为委内瑞拉空军的前身。1930年建立委内瑞拉国家电话公司。当年7月15日修改委内瑞拉国旗,将国旗上的7颗星改为呈弧形排列(之前的国旗是7颗星围成的圆形)。[5]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人物影响

编辑
戈麦斯是委内瑞拉历史上著名的考迪罗,他的支持者们称他是“可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查孔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查孔 (8张)
赞的人”,他们认为戈麦斯在掌权期间利用石油和咖啡带来的收入大力推进着自己的发展和现代化计划,在这27年间国家的现代化建设得以大量推进,委内瑞拉的许多城市拥有了飞机场(塔奇拉州就有以戈麦斯名字命名的胡安·比森特·戈麦斯国际机场),像首都加拉加斯这样的大城市还有了公交线路,一些城市有了花园城市的美称。支持者们还认为戈麦斯结束了国内长期的分裂局面,为国家带来独立100多年以来少有的“黄金时代”,并给日后委内瑞拉留下了一支具有战斗力的军队。[6] 
戈麦斯的反对者们认为戈麦斯如同暴君一般统治着整个国家,虽然他的国内政策名为“复兴”,但却是挂立宪之名,行独裁之实。反对者们称戈麦斯为“安第斯山暴君”,并给他起了“鲶鱼”这个外号。[6]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家庭情况

编辑
虽然戈麦斯从未结婚,但他却是多达六十四个孩子的父亲,拥有多名情妇。其中正式确定关系情人关系的有两位:第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搂着两个孩子 胡安·比森特·戈麦斯搂着两个孩子
一位是Dionysian Gómez Bello,戈麦斯和她共有7个子女,第二位是Dolores Amelia Núñez de Cáceres,两人有9个子女。此外戈麦斯还有多名不知名的地下情人,戈麦斯至少有64个子女(一说84个),他任人唯亲,许多亲信和亲友(包括他的子女)都身居国家要职。戈麦斯的有名可查的子女包括:何塞·比森特、何塞法·比森特、阿里·比森特、弗洛尔·德·玛莉亚·比森特、格雷希拉·比森特、西佛莉亚·比森特、冈萨罗·比森特、弗洛伦西奥·比森特、罗莎·阿梅莉·比森特、汉默妮基拉·比森特、克里斯蒂娜·比森特、贝伦·比森特、贝尔塔·比森特、曼努埃尔·安东尼奥·比森特、胡安·克里索斯托莫·戈麦斯·比森特。[1]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迈克尔·塔弗 朱丽亚·弗雷德里克.《委内瑞拉史》:中国出版集团,2010:174-175
  • 2.    迈克尔·塔弗 朱丽亚·弗雷德里克.《委内瑞拉史》:中国出版集团,2010:88
  • 3.    焦震衡.新版《列国志·委内瑞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75
  • 4.    迈克尔·塔弗 朱丽亚·弗雷德里克.《委内瑞拉史》:中国出版集团,2010:90-91
  • 5.    迈克尔·塔弗 朱丽亚·弗雷德里克.《委内瑞拉史》:中国出版集团,2010:90
  • 6.    迈克尔·塔弗 朱丽亚·弗雷德里克.《委内瑞拉史》:中国出版集团,2010:91
  • 7.    焦震衡.新版《列国志·委内瑞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158
  • 8.    迈克尔·塔弗 朱丽亚·弗雷德里克.《委内瑞拉史》:中国出版集团,2010:89
  • 9.    焦震衡.新版《列国志·委内瑞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150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元首 人物